点击关闭

顺风滴滴-滴滴顺风车试运营服务的时段对男性和女性乘客不同

  • 时间:

【被猫咪抓伤险丧命】

2018年5月份,發生在河南鄭州的空姐乘坐滴滴順風車遇害的事件發生後,就有媒體通過測評發現,滴滴順風車司機註冊審核存在巨大安全隱患,女性司機上傳了男性司機的系列證件之後,平臺依然能顯示“實名認證成功”。此後,滴滴宣佈順風車平臺業務全國停業整改,在滴滴App內增加了一鍵報警等求助功能。

核心問題及產品方案針對用戶反饋中提及較多的希望平臺對車主進行信用審核、保障司乘雙方平等利益等問題,我們重點進行了優化,方案如下:

對新方案的討論很快發酵成對限制女性夜間搭乘這項規定的爭議。

滴滴創始人、CEO程維微博回應歧視女性爭議:將根據各方意見反饋完善

據檢察日報2018年5月的報道,滴滴司機接單前,可看到其他司機對乘客的評價,有些評價相當露骨,例如“安靜的美少女”“美女下車時絲襪容易走光看得想入非非”等。

與行業推進團體標準,共建安全出行生態

對於順風車增加的各項安全措施,比如頻繁的人臉識別、規定訂單數等,柳青說,“我們有可能在做一款最難用的順風車產品。而且儘管你把它做成一個最難用的產品,也不一定能解決100%的問題。”

11月6日,在滴滴出行App中,滴滴順風車正式公佈了將上線的試運營方案,對準入門檻、行為規範做出了更為嚴格的規定。

滴滴順風車產品安全流程圖在準入門檻上,滴滴宣佈,除了聯合公安機關對註冊車主進行綜合背景審查之外,引入了失信人名單篩查,可公開查詢到的失信被執行人(俗稱“老賴”)無法註冊成為順風車車主。

同時,滴滴稱設立了乘客和車主雙向確認機制,雙方發佈行程後,車主可對多個順路乘客發出合乘邀請,乘客可在收到多個邀請中選擇確認。

新方案:引入失信人名單篩查,下線個性化頭像、性別等個人信息展示

慘案發生當天,受害人的朋友也曾打電話向滴滴平臺求助,但滴滴客服的流程推進緩慢。

計劃稱,根據歷史出行行為、評價等多方數據,綜合算法模型,為女性用戶尋找更適合的同路人。App內定製了“女性安全助手”,可查看合乘方車齡、駕齡、人臉識別時間等相關信息,“女性安全助手”會提醒進行行程分享、實時位置保護等安全功能操作,如發生軌跡偏移、長時停留等異常情況,會對用戶進行預警、詢問用戶反饋是否安全等。

原標題:滴滴順風車436天后歸來:拒老賴車主,下線頭像、性別信息

在7月份的滴滴順風車媒體開放日上,當時滴滴方面披露稱,在安全整改的300多天里,滴滴順風車共迭代了12個版本,優化了226項功能,整合了包括準入門檻、行前預防、行中保護、行後處置四大模塊在內的上百個安全功能和策略。

滴滴總裁柳青微博柳青說,“但是在安全的問題上,還真是有點兒如履薄冰地在試運行。”柳青稱,滴滴將上線順風車產品功能的評議會,歡迎大家更多的批評與建議。

在新方案中,滴滴實際上公佈了一整套“女性專屬保護計劃”。

另據程維介紹,滴滴2019年安全預算是20億元,主要投入產品建設、線下培訓、增加司機安全服務經理、車載攝像頭硬件支出等。

“問題在我們自己身上。好勝心蓋過了初心,狂奔的發展模式早已種下隱患。內部體系提升跟不上規模擴張。”2018年9月,程維發佈公開信稱,成立安全指揮部,程維任組長,柳青任副組長,“All in 安全。”

也有很多用戶建議增加對車主的信用記錄審核,遵循合法、正當、保護用戶隱私的原則,我們走訪了多家商業銀行以及第三方信用產品企業,從與以上專業機構的探討中我們瞭解到,由主管部門設立和維護的個人信貸和信用數據庫目前僅向信息主體本人和部分金融機構開放,滴滴順風車作為信息服務平臺,不是信用記錄的信息主體本人,也不是金融機構,並不能接入。

11月6日晚間,滴滴高管對限制女性夜乘順風車的爭議做出回應。滴滴出行總裁柳青在微博上說,“大家的批評都悉數收到。我自己作為一個資深女白領,也覺得現在的順風車產品功能對女同學們不太好用。”

11月7日消息:“就是怕,就是害怕。”

在7月的順風車開放日上,柳青提及,“100%安全的產品不代表100%的安全。有些事情我們未必能夠想得特別透,但我自己覺得我們提的概念是盡100%,200%、300%的努力,嘗試做一款更安全的產品,讓大家出行更加安全。但我們不敢說我們今天能做一款100%安全的產品。”

2018年8月26日,滴滴宣佈自2018年8月27日零時起,在全國範圍內下線順風車業務,內部重新評估業務模式及產品邏輯,時任順風車負責人以及客服副總裁的兩位高管職務被免。

除了聯合公安機關對註冊車主進行綜合背景審查之外,我們引入了失信人名單篩查,可公開查詢到的失信被執行人無法註冊成為順風車車主。

3個月後,2018年8月,浙江溫州樂清的一位20歲女乘客乘坐滴滴順風車遇害。讓外界不解的是,加害人(即案件中的順風車司機)前一日曾被用戶投訴將其帶至偏僻處圖謀不軌未遂,但投訴未被滴滴客服重視,加害人在被投訴後依然可以接單。

2018年8月28日,滴滴創始人程維、總裁柳青聯名道歉,宣佈順風車業務模式重新評估,在安全保護措施沒有獲得用戶認可之前,無限期下線。

滴滴方面回應稱,目前公佈的是順風車小範圍試運行方案,未來正式上線的方案將根據社會各方的意見反饋持續不斷完善。

滴滴總裁柳青付出沉痛代價後大整改在過去一年時間里,安全成為戴著共享經濟光環的獨角獸滴滴“失速”後的重心,不只滴滴,包括嘀嗒等多個提供順風車服務的平臺,也都加強了安全方面的保護,監管部門對此也高度重視。

滴滴公佈的試運營方案顯示,滴滴順風車服務的時段對男性和女性乘客不同,女性乘客為5點至晚上8點,男性乘客為5點至晚上11點。

滴滴稱,與中國人保合作,為車主和乘客每次行程免費提供最高120萬人民幣/人保額的駕乘人員意外險。

安全永無止境。在試運營期間,也請廣大用戶在體驗產品之後,繼續向我們提供寶貴的意見,你可以參與“繁星計劃”或通過微博@滴滴順風車以及官方微信公眾號“滴滴順風車”留言反饋,幫助我們不斷優化方案,提升安全和服務體驗。

2018年5月和8月,接連發生兩起乘客乘坐滴滴順風車後遇害事件後,滴滴順風車宣佈無限期下線整改。包括嘀嗒等平臺在內,在當時也曾暫停了順風車業務,但很快恢覆上線,曾占據順風車市場大部分份額的滴滴則長期未恢復該項功能。

信任值升級為行為分,保障司乘權益

在客服流程上,滴滴稱,安全響應中心7*24小時服務,涉安全類投訴全部由專人負責接聽處理。滴滴表示,滴滴安全客服對接公安機關調證工作組全年無休,設立線上調證機制,第一時間響應公安機關的調證需求。

試運營城市名單懷著敬畏之心重新出發,我們希望順風車承擔為社會大眾出行創造價值的責任,為廣大用戶提供安全、經濟、友善、環保的出行方式。通過慎重考慮,我們綜合評估了不同城市的位置和規模等特點,決定於11月20日起,陸續在哈爾濱、太原、北京、南通等7個城市上線試運營。試運營期間,我們將首先提供5:00-23:00(女性5:00-20:00)、市內中短途(50公里以內)的順風車平臺服務,試運營期間不收取信息服務費。

這些評價與乘客的搭乘行為和規範毫無關係。

有用戶建議增加對車主的信用記錄審核,滴滴稱,走訪多家商業銀行以及第三方信用產品企業,在探討中瞭解到,由主管部門設立和維護的個人信貸和信用數據庫目前僅向信息主體本人和部分金融機構開放,滴滴順風車作為信息服務平臺,不是信用記錄的信息主體本人,也不是金融機構,並不能接入。

從準入門檻、審核體系、客服流程到整個的安全保障流程和應急機制,滴滴順風車的模式設置和安全漏洞引發巨大爭議。

附:滴滴順風車試運營方案7月18日以來,順風車陸續公佈了整改方案、上線公眾評議會、召開用戶懇談會,廣泛向社會徵集意見。我們認真梳理了來自車主、乘客和熱心網友的很多建議和意見,經過綜合評估,對產品方案不斷優化迭代,並邀請專家評審、報送交通運輸新業態協同監管部際聯席會議辦公室。最新產品方案以及首批試運營城市名單於11月6日起在滴滴出行App等官方渠道公佈。

此舉或意在避免無法通過網約車營運條件的車主,借助順風車接單從而從事非法網約車服務。

11月29日:沈陽、北京、南通

網友註意到,滴滴順風車試運營服務的時段對男性和女性乘客不同,女性乘客為早上5時至晚上8時,男性乘客為早上5時至晚上11時,這一點是否矯枉過正,反而涉嫌對女性的歧視。

網友們對此反應不一,不少網友表示支持滴滴順風車的恢復,並提及順風車下線後帶來了不便。現在滴滴順風車即將歸來,它的新規則能夠保證司乘的安全嗎?

下線整改436天后,11月6日,滴滴順風車宣佈,將於11月20日起,陸續在哈爾濱、太原、石家莊、常州、沈陽、北京、南通7個城市上線試運營。順風車新方案對試運營的時段、距離提出要求,在準入門檻、安全流程上也公佈了新措施。

試運營城市開通節奏:11月20日:哈爾濱、太原、石家莊、常州

誠然,這一套措施是希望女性乘客搭乘的安全性得到更多保障,但男乘客、包括車主司機本身,其安全保障度為何不統一到更為嚴苛的尺度?

談及為何繼續堅持做順風車,柳青介紹,滴滴平臺上全天的單量達到2000萬至3000萬單,順風車的單量在下線前為100萬到200萬單,“為了這個業務,我們要不要擔這麼大的風險?我們要不要擔歸零的風險?”

引入失信人篩查,積極探索與第三方信用產品合作方式

秉承司乘平等的原則,我們將原有的“信任值”升級為“行為分”,根據用戶最近收到的評價、投訴等信息進行履約、友好等多維度綜合評估,更有效地引導雙方行在平臺上的“好行為”,打造友善出行環境。如果用戶不遵守平臺合乘規則,導致行為分降低,可能會影響順風車服務的正常使用。

這一做法的起因在於,滴滴曾因過於強調順風車的“社交屬性”、評價體系設置不當而受到批評。

2019月7月18日,在滴滴順風車媒體開放日上,滴滴總裁柳青談及為何未恢覆上線順風車業務時如是說。

因此,滴滴稱,與第三方企業的合作方式仍在探索中,表示希望得到更多的幫助。

在評價體繫上,滴滴表示下線了個性化頭像、性別等個人信息展示,全面保護用戶隱私,重新調整了用戶評價體系,去掉了非行程相關評價標簽,禁止車主和乘客自主編輯評價內容。

“我覺得可以非常坦然地跟大家講,在這件事情上,我們內心有這麼多糾結,這麼多彷徨,誰那麼篤定就能推出一個100%安全的產品?”柳青說。

但換來更嚴苛安全措施的代價是慘痛的。“順風車”是共享經濟的排頭兵,與網約車(專車、快車)不同,順風車的參與方為私家車及車主,“載人一程”的行為,不被認為是營運行為,而是“共乘”。在慘案發生前,針對網約車和順風車的管理尺度有所不同,針對順風車的規則要更為寬鬆。從運營平臺角度來說,安全漏洞修補的代價往往沉重。

在接單流程上,滴滴下線了附近接單功能,稱此舉將避免無明確目的地的挑單行為,讓順風車回歸真正的順路行程。車主需要設置常用地點,只能在常用地點接單,滴滴將根據各地情況及和合乘相關固定限定每日的接單量。

滴滴還提示,嚴厲杜絕私下交易行為,防止私下交易帶來的安全風險,針對私下交易的用戶將進行專項教育和處罰,情節嚴重者,賬號將被永久停止服務。

可能讓滴滴團隊沒有料到的是,新方案最大的爭議,是在對女性乘客夜乘的限制上。

在行程保障上,滴滴稱,平臺發現行駛路線與規劃路線嚴重不符時,將及時進行危險預警並通知緊急聯繫人,App內“安全中心”提供了110報警、行程分享、緊急聯繫人、實時位置保護、行程錄音、隱私號碼保護等多項安全功能。

柳青說,“讓大家在晚上要回到燕郊,回到懷柔,回到密雲的時候,你還是有一款產品可以坐回去,而不需要幾經周折或者不需要打黑車。”

此次試運營的七個城市主要在北方地區,覆蓋一二線城市,包括哈爾濱、太原、石家莊、常州、沈陽、北京、南通。

不過,滴滴未明確解釋為何是這7個城市首先恢復,在方案中僅提及,“綜合評估了不同城市的位置和規模等特點。”

為共建更安全的順風車出行生態,滴滴順風車與中國交通運輸協會、行業多家企業共同打造順風車團體標準,並積極分享滴滴順風車在安全能力建設上的思考,與行業一起努力,促進共享出行行業健康可持續發展。

目前,我們還在積極探索與第三方企業的合作方式,希望得到更多的幫助。有新的進展,會及時跟大家溝通。

“這件事情我們內部討論了很久,坦率地講,最大的壓力是不管採取多少技術手段,多少管理的措施,很難徹底杜絕所有風險的發生,還要不要冒險?還要不要繼續前行?這個事情壓力很大,但最終促使我們下決定的還是順風車用戶的需求。”程維說。